tianqu29 41M
306 posts
2/5/2010 1:59 am
ڶȪҹ


到下班我来到楼低车库,一部新本田始到我身边,“上车。”是楚小姐。老总没有在车上,我就坐在了车头,只见楚小姐换了一条长裙,只化了个淡装,跟我上午见她的时候完全变了个人,简直透出着青春的气息,淡淡的香水让我很舒服。楚小姐的车技很棒,很快我们就到了郊外,楚小姐开得更快,老板的事我从来不问的,所以一路上我们没怎么交谈。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温泉,这地方我来过。我们跟着一位领班进了电梯一直上了顶层,从顶层又过了个小天桥来到一幢小别墅,这里我就没来过了。别墅的大厅只开了盏暗暗的小灯,饭厅餐桌上也没有放什么东西,倒是茶厅的小桌上有一支蜡烛,领班点着了蜡烛,楚小姐说声“谢谢。”领班就出去了。
坐下以后,我就忍不住问:“老总呢?”“今晚就我们两个人,喝喝茶怎么样?”楚小姐很温柔地答到。
“楚小姐,不是说有客人吗?”我又问了一句。“叫我楚楚吧,我没说有客人啊。”楚小姐望着我笑笑,“你饿了吧,先吃点东西吧。”说完在吧柜上取来茶壶,斟上茶,又拿过些小点。我心想,都准备好的,今晚肯定会发生点什么,管他呢,反正我不会吃亏。想到这我终于有底了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还真香。“楚小姐,这是为什么啊?”“叫楚楚吧,我喜欢人家这么叫我。就为你昨晚扶了我一把。”她的声音跟在公司简直是两个人。“你其实没醉的,我知道。”我故意逗她,她笑笑调皮极了。
我们开始边吃边谈着,楚小姐的知识面还挺宽,天南地北胡乱扯了一顿,我们越来越投契,大家也谈了自己的经历,我才知道她真叫楚楚,在几个公司干过,有顺有不顺,是老总的朋友介绍到我们公司来的。
吃过点心聊了一会,楚楚提议出泡温泉,我们就站了起来。楚楚很自然地拉住了我的手,我顺势把她拉到身前,抱住了她,想找她的小嘴,结果她扭过了脸,我只吻在她的脸上,我感到她脸上没有脂粉,非常的细腻。她轻轻推开了我:“先洗澡吧。”然后指着房间:“你这间,我这间。”见我没动,就轻轻地推着我去我的房间:“听话啦。”
我进了房间,脱去衣服然后进了卫生间,看见水台上放了条泳裤,还没有开封。我就洗了澡,换上泳裤,走了出来,楚楚的门还没开,我就打量起这别墅。这别墅不大,但装修很有情趣,昏暗的灯光照在一幅国画上,画了些兰花,叶子是水墨画成的,花倒是淡淡的有点紫色。
楚楚出来了,换了件紫色的泳衣,辉仔说的没错,身材真是可以把人杀死。她走到我跟前,又拉起我的手,我想顺势搂她的腰,被她拨开了:“我喜欢你拉住我的手。”我好象很听话,拉她就往大门走,“这边。”结果我被她拉到了楼梯口,走到了下一层。原来这别墅里就有个温泉池,也不大,冒着热气。
楚楚径直走下了池子,我被拉到了池边,有点犹豫。“消过毒的,下来吧!”楚楚见我犹豫就说到,顺势把我拉下了水。这温泉不太热也不太冷,非常的舒服。楚楚轻轻地在我脸上亲了亲,我扭过头去想回应她,结果她又躲开了。我干脆就不动了,连眼睛也闭上。感觉到她的头枕在我的肩上,我用右手换下左手拉住她的右手,左手搂住了她的肩,她非常受用,轻声的在我耳边说:“健,你真听话。”我感到舒服极了,连眼睛都没有睁开,随便恩恩两声。她左手摸着我的链坠,是一匹红马:“真漂亮,谁送的,你妈妈?”“不是,是大学里的女朋友送的。”“明天我再送你一条。”楚楚霸道地说。
这链坠子确实是大学里的一位女同学送的,反正大学里大家都在恋爱,她毕业就回老家了,联系也不多,我也送了个坠子给她。她送我的坠子,我带上以后就比较顺利,所以我就一直挂着。听楚楚这么一说,我就说:“都分手了,只是这坠子挺旺我的。”
我们在温泉里泡了很久,我基本上眯着眼睛没有怎么动,楚楚讲了很多有趣的东西,我只是恩恩两声,她有时亲亲我,我也没回应,任凭她的手轻轻地抚弄我的身体,我感到很舒服,这样的恋爱我还是第一次,在大学的时候和女朋友总是很激的。渐渐地我睡着了。
过了不知多久,感到左臂有点酸,我就醒了。楚楚枕在我的左臂上睡得挺香。我仔细端详着她,长的很精致,脸上果然有点小雀斑,淡淡的。我真佩服女人的观察力,咪咪居然在平时化着装的楚楚脸上看到了。
看着熟睡的楚楚,可爱极了,身材高高的她,躺在我的臂弯里居然是那么的娇小。嘴唇没有涂口红,非常娇嫩,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,她没动,我知道她醒着的,于是更加热烈,她睁开眼睛,把我推开了:“吃东西吧,我饿了。”
我们各自洗了澡,穿着睡衣又出来厅里,看见餐桌上已经摆了些菜啊、炒粉啊,就吃起来了,因为泡温泉比较容易饿,所以我们吃的挺多的。“你真象个小媳妇。”“好吗?”“是我的就好啊。”“快是你的了。”我本来不过是找点话说,看她说的认真,我就没接下去了。吃完,我们道了晚安就各自进房睡了。
我躺在床上,楚楚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?怎么都没想清楚。泡温泉又比较困,我很快就睡着了。
第二天早上,我被楚楚推醒了,我问:“几点?”“六点啦。”
我们离开了别墅,到大堂退了房,看服务员跟楚楚很熟的。又到餐厅随便吃了点早餐,就准备开车回市区。车刚起动,楚楚就把车刹住了,我刚想问,就看见老总和他的夫人还有女儿在车场的另一端也准备走。我心想,坏了,连老总的马子我都泡,老总还能饶了我?但又一想,是她泡我,我们根本没有干什么,再说也不一定是老总的马子,没听眼镜蛇说吗?
等老总的宝马走了以后,楚楚才开了出来。我问她:“楚楚,真让老总碰上会怎么样。”“会怎么样?”她反问到,一副上班的嘴脸。我心里惊叹,女人可以变得这么快,精神分裂也到不了这水平啊!

艺术是智慧的喜悦,在良知照耀下看清世界,而又重现这个世界的智慧的喜悦。 ----[法] 罗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