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anqu29 41M
306 posts
2/5/2010 2:00 am
╣зкдуб╨ёп╔мяоу


到了青岛,我先给老同学大秦去个电话,约了晚上见面,再找个四星级酒店住下,我现在的费用已经可以比较高了。我没有直接去海啸集团,而是打电话给父亲的战友高叔叔,他现在是工商局的副局长。
我来到工商局找到了高叔叔,说明来意,高叔叔边听边摇头,对我说:“小健,你不知道,海啸已经换了三次人马,加上海啸在我们这是通天的,我劝你啊,你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我象当头挨了一棒。接着又谈了些家父的情况,和家里的情况。中午一起吃了饭,高叔叔准备晚上一家子陪我聊聊,我说已经约了老同学,明晚再拜候他们家。高叔叔说好吧,答应帮我准备些有关海啸的资料。
辞别了高叔叔,我回了酒店。我给老总打了个电话,是楚楚接的,她说,老总出去了,我就把情况跟她说了,临别我叫她亲我一下,结果她说:“这是上班。”我最不喜欢就这下,马上挂了电话。过了一会,手机就接到信息,一看:“锡晒你(广州话--最亲你的意思),楚楚。”我不知好笑还是好气。
我接着又跑到海啸的总部看了看。一栋高楼,挺气派的。我没找什么人,只是随便转转。
傍晚,正无聊,大秦的电话来了,约了在哪等他的车接我。这大秦是我们班的帅哥,一米八七的个,打一手好排球。大学里的姑娘不知给他迷到了多少个,我想这坏蛋又不知带我去哪坏了。正想着,大秦的面包车就到了,我上了后面,前排坐着个姑娘,我旁边也坐着个姑娘,看这两个姑娘块头都挺大。大秦操着山东口音跟我介绍,前面的是她女朋友叫芊芊,后面是女朋友的姐妹叫青桐,都是税局的。我跟她们打过招呼,她们也是挺豪爽的。
到了饭馆下车,我才发现两个女的都有1.8米的个,我这1.78的个照说也不矮了,但跟她们比简直没了脾气。我知道大秦这小子跟我摆谱,想镇我一头。
芊芊跟大秦坐在一边,我跟青桐坐在一起,这俩姑娘身材还不错,就是放大了一号。我不禁想起网上的清清和小妖,马上笑了。他们也跟我傻笑起来。
大秦点了很多海鲜,要了两瓶55度的特曲。我们不停地喝酒聊天,非常的开心。大家喝了不少,见还没把我放到,大秦居然叫俩女的轮番上,我看这阵势非躺着出去不可,我就装着有点醉,提起了大秦在大学的风流往事,搞得芊芊跟他较上了劲。还有这青桐没什么事,跟我缠上了,我虽然也喝过不少酒,但对这青桐,不,简直是青铜,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渐渐地我的脸失去了知觉,我知道差不多了,听青桐的话也不清晰了,我又倒完了瓶子里的酒,我半杯,青桐半杯:“还干吗?”我问,“干!”青桐答到,那边大秦和芊芊已经平息了战火,就等着看我们的热闹了。我们一饮而尽,“好,够哥们。”大秦和芊芊在嚷到。我费劲地放下杯子,只见一个黑影向我压来,我赶忙用手去接,结果整个青桐象山一样压在我身上,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才接住了青桐,哇这分量那是楚楚可以比的!“哇!”一口,青桐吐在我身上,我马上也想吐,可我硬是没让它吐了出来。大秦和芊芊过来拖起了青桐,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车上,整车都是酒气,难闻死了,我和青桐一人躺在一排座位上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酒店怎么睡在床上的。
约5点钟我醒了,头非常的痛胃也很难受,我扶着墙走到了洗手间,哇的一声,把黄疸水都吐了出来,我虚得脸都感觉是冷的,歇了一会,我才洗了把脸,舒服了一些。我干脆洗了个澡,光着身子出来,拿睡衣穿上,看见床上一塌糊涂。就坐在椅子上,这时才感觉手机好象有提示音,打开来看,全是楚楚发来的信息和电话,可以感到她找不到我很着急,我的心不禁涌出一股暖流。
第二天,我先到高叔叔处取了些资料回酒店分析,给楚楚去了个电话,“你昨晚去哪呢?怎么找不到你?”我第一次在上班的时候听她用这样温柔的口气跟我说话,温暖极了,但嘴里却说:“泡妞去了。青岛的姑娘有大又漂亮。”她停了一会,我想她很伤心的,她却又用平时上班的语气跟我谈起了公事。
晚上,我陪高叔叔和婶婶来我的酒店吃饭,他们的孩子已经去了上海发展。因为老爹跟他们在部队里交情很深,我们也谈得很晚。送走了高叔叔他们,我回到了房间,电梯到了我住的楼层,我走出电梯,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跟服务员说什么,我马上认出了是青桐,穿了连衣裙,还算好,就是很高大。“青桐,你怎么来的?请进请进。”我们进了房间。“我是来跟你说对不起的,大秦说我昨天晚上吐你一身!”“不要紧,不要紧,我也吐了!”北方人就是直爽,谈什么都直来直去的,我请她坐下,她把椅子都塞满了。
我谈起此次来的目的,青桐听了说,回税局查点东西可能帮得了我。电话响了,是楚楚,我跟她说起了高叔叔,说他介绍了个人可以帮我,我们正谈着,楚楚听了很高兴,还亲了我一下,就收线了。打完电话,我跟青桐谈了很久,好象很投缘。时不时开心地笑笑。很晚了,我看了下表都一点了。“这么晚了。我爸爸肯定睡了。”青桐有点着急,站起来想走,又不知想什么。我就对她说:“不如就在这睡吧,反正那床的钱我也付了。”“好吧。”我还以为她会推迟一下。我们各自洗了澡,各自睡在一张床上,还谈了一会我就迷上眼睛了,又过了一会,她转到了我的床上,这分量我的床马上就吃紧。我顶起被子,让她钻了进来,她就趴在我的怀里,简直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。青桐比我要小两岁,很年轻的,皮肤虽然没有楚楚细腻,但更充满血气,我象抱着一棵大树,不过她的腰身还挺细。我本来想学着跟楚楚那样蜻蜓点水,结果青桐热烈地响应着我。
一切是那么的热血沸腾,有登山的艰辛,有大河奔流的澎湃。简直是武王伐纣的大战,或者是罗马人跟日尔曼人的决战。
我们连续作战了几个回合,终于我眼睛都很难睁开了,洗澡的时候,我都有点站不稳,当我们又躺在床上,青桐还是一样的依着我,因为太累了,我们很快就睡着了。
9点左右,楚楚的电话来了,我跟她聊了会,她说今天是星期六,要出去钓鱼,就收线了。青桐望着我问:“你女朋友?”“不是,是老总的秘书,我们每天都通消息。”“不信,一定是女朋友。”女人的敏感性总是很强。我跟青桐解释了好一会,她还是有点醋意。青桐玩着我的紫兰链坠子:“女朋友送的?”“妈妈送的,是外婆给她的。”我编这个大话就怕青桐问我要,好在她没有。电话又响了,是大秦。约我去转转。我告诉他10点半再来吧,我头有点痛。于是又抱着青桐睡了一会,我实在太困了。
等大秦的电话再次把我叫醒,青桐已经离开了。我心里说,这会作孽了,青桐是处女。大秦的车就停在宾馆里,我坐上了车,看见青桐在车上,知道她挺聪明的。大秦带我城里,海边到处转转。青桐的手掐在我腿上,我就轻轻地拉住她的手,象跟楚楚那样。青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我心想女人的心好象跟个子没什么关系。
到了海边的一个排挡,挑了个望海的位置坐下,我以为又来灌我,结果青桐说:“就喝点啤酒算了,今天的海风真好。”大秦也没反对。
我们开心地聊着,芊芊还追问我大秦的风流往事,大秦猛给我打眼色,我不说,好象前天说的是骗人的,说吧大秦可遭罪了,山东姑娘的厉害我昨晚才领教过。于是,我就来点春秋说法,故事挺吸引人的,但都没有什么把柄。芊芊的感情挺丰富的,听的很认真,脸上的表情跟着变化,大秦给我说得离活雷锋不远了,他时不时憨笑两下。青桐倒是没有信我的鬼话,不时掐我大腿。我的脸色还是一点没有变,这招是跟老总学的,要来应付客户的,没想到我用在这了。大秦他们居然没有看出来。
这两天我玩得很开心,追数的事就没想它了。烦的是又多了个要哄电话。
星期一开始,我到了海啸集团,那帮家伙走马灯似的换人跟我蘑菇。真是晕头转向。那帮家伙真是难整,怪不得其他人都无功而返了。
晚上,有时青桐来我这,一般都11点左右就回去了,我有情绪就跟她温存一翻,没情绪就学跟楚楚那样蜻蜓点水。青桐幸福得不得了,脸上的红晕也越发动人。楚楚来电话,我就跟她多谈公事,免得伤了青桐。等我一个人的时候,我就骂自己,虚伪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。到底自己喜欢楚楚还是青桐?楚楚成熟,美丽,温情,象陈酒一样,越喝越让人回味,而身材跟自己绝配,烦在变化太大,让人摸不透,我感到她会非常爱我的。青桐大方,豪爽,爱恨分明,而且热情如火,身材比我还高大,如果做了我老婆,我一定英年早逝。
一个多星期过去了,海啸那边什么进展也没有,大秦他们地位不高,也帮不上很多忙,青桐给我送了些海啸及其子公司交税的资料。我分析了半天,终于看出来了,海啸只是个空壳,钱都在其三家子公司和一家不知道什么公司,转来转去。我再上海啸跟他们理论,义正辞严地说了他们的资金的流向。他们感到来者不善,陆续进了几个人,态度也友善了不少。我一看,糟了,我按了一下手机,一条信息发给了大秦,这信息我早就写好了,而且跟大秦也约好了。
我知道,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,就顺着他们聊起了其他东西。天黑之前我必须溜掉,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,就不敢包了。
过了几分钟,会客室的门开了,进来个大个子姑娘,我一看是青桐,说着青岛话,嗓门挺大,意思是查税的,那帮人就忙着接待她,我马上趁机闪了出来,我直奔楼梯,下了一层再转电梯,到三楼就出来,钻进了商场,才从商场的门口走了出来。这些我都原来侦察好的,海啸的公司门开在另外一边的。
出了商场门口,大秦的车就驶了过来,二话没说,就一路奔济南开去。在路上,我才定下神来:“大哥,你真够哥们!”“行!这回你来没把你放到,算你是条汉子。我去广州一定不放过你小子。”“看来我把你说成活雷锋没说错啊!”“屁,你小子可把我害惨了!”我见他这么说,但脸上确很得意,估计芊芊又慰劳了他不少。
到了济南,我先买了机票,第二天的,大秦把我安顿在亲戚家,就准备回去了,我给了他1万,叫他帮我退房,还叫他带礼物给芊芊和青桐。给青桐的是个手表,都是我买好,包装好了的,想走的时候送给她们的,没想到我要逃命。手机我不敢开了,晚上我买个200卡,打了电话给老总和楚楚,把这边的情况跟他们说了。老总有点不高兴。楚楚非常担心:“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!”我告诉她我已经脱离危险了。
我又打了青桐的手机:“你没事吧?”“我有什么事?我去查税是正常的,他们不得三孙子似的!”青桐豪言了两句,就开始放低了嗓门:“打你的手机也不通,怎么这时间才想起我?。。”我跟她聊了会,告诉她是200卡打的,叫她别担心。

艺术是智慧的喜悦,在良知照耀下看清世界,而又重现这个世界的智慧的喜悦。 ----[法] 罗丹